丈夫称无业 该如何讨抚养费

  发布时间:2014-5-30 21:33:52 点击数:
导读:丈夫称无业该如何讨抚养费夫妻闪婚又闪离抚养费成难题律师据法相争为女方争得权益(北京晚报2014年05月26日第38版,地址:http://bjwb.bjd.com.cn/html/2014-05/26/node_38.htm)认识不到一个月便结婚,李红和王伟在婚…

丈夫称无业 该如何讨抚养费

夫妻闪婚又闪离 抚养费成难题律师据法相争 为女方争得权益

(北京晚报2014年05月26日第38版,地址:http://bjwb.bjd.com.cn/html/2014-05/26/node_38.htm)

认识不到一个月便结婚,李红和王伟在婚恋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但二人的幸福生活在儿子出生后急转直下,二人经常吵架乃至分居,分居后王伟对外宣称儿子并非自己亲生,无奈之下,李红诉至法院要求离婚,王伟同意离婚,但称自己没工作,不同意支付任何抚养费,于是李红委托嘉安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诗怀为其代理人,希望能够为孩子争取更多的抚养费。

相识一月 疾速闪婚

李红的父亲和王伟的父亲虽是同一家企业的员工,但彼此没有来往。2011年7月,经过中间人牵线搭桥后,两位父亲得知对方家中有一个待嫁和待娶的孩子,且年纪相仿。于是,同为28岁的李红和王伟就见了面。

28岁,作为一名即将要奔三的女子,李红恨嫁心切,希望早点结婚,也免去了父母亲友的唠叨,而王伟的出现恰好为李红点燃了婚姻的希望,二人一见倾心。

据李红回忆,王伟给她留下了很好的第一印象:博学多闻、风度翩翩。而李红文静的性格也让王伟对其颇具好感。第一次见面后,二人便确定了恋爱关系,并告知了彼此的父母。

2011年8月,认识仅一个月,还在热恋中的二人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仪式,但沉浸在喜悦中的新婚夫妇被鲜花和掌声蒙蔽了耳目,看不到摆在他们婚姻道路上的障碍。

婆媳不和 两次被逐

想起当时二人近乎疯狂的恋爱结婚过程,李红承认自己不够理智,太过专注于和王伟的爱情,而忽视了一些危险的迹象。

首先是王伟的父母并不看好这段婚姻。特别是王伟的母亲认为李红有些沉闷的性格不适合做她儿子的媳妇。其次,王伟虽然已经28岁,但无业在家,还要向父母伸手要钱,也因此,王伟在很多事情上没有自己的主见。

以上这些,在热恋中的李红眼中,要么无视,要么忽视。家庭矛盾在婚后开始显现。

婚后不久,李红怀孕。得知要做父亲后,王伟并没有高兴起来,这让李红十分委屈和不解。丈夫冷淡的表现让李红难过,而婆婆的举动更让她心冷。李红称,虽然她和王伟父母同住,但王伟父母从未将家中钥匙交予自己。因为婆媳不和,她两次被赶出家门,而丈夫王伟对此并不劝阻。

儿未满月 闹起离婚

2012年5月,李红和王伟的儿子王小兵出生。出院后,李红回到婆婆家居住。和平日子刚过了两天,夫妻二人因为琐事又大闹一场,李红称自己再次被赶出家门,带着儿子回到娘家。

李红称,回娘家后,王伟就再也没主动联系过她们娘儿俩。不仅如此,李红还听到了一些流言。李红称丈夫王伟竟然散布“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谣言,这时,李红才明白丈夫在得知自己怀孕时冷淡表现的原因,但她也怀疑丈夫故意放出此话,是想拒绝抚养儿子。

因为一直联系不上王伟,2012年6月,李红将王伟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希望王伟回心转意。让李红意想不到的是,王伟欣然同意离婚。李红慌忙撤诉。经过这次诉讼,二人关系非但没见好转,反而更加恶化。

李红认为王伟未尽到做丈夫、父亲的责任,2012年底,她再次起诉要求离婚。这次诉讼,李红委托李诗怀律师为其代理人,除了主张对孩子的抚养权外,李红还要求王伟每月支付小孩抚养费2000元至其18岁成年。

李诗怀律师称,虽然起诉书中写明要求王伟支付每月2000元抚养费,但李红私下称,因为她和王伟已经分居近一年,无从取得王伟是否有工作和收入的证据,“不求多了,王伟每月能给我200元就不错了”。

庭审中,王伟表示同意离婚,但是对于抚养费问题,王伟称无力负担,并表示自己还在上学(自修),没有工作和收入,目前还要靠父母养活。

除了拒绝支付抚养费,王伟还提出了两项要求,一是将李红在二人婚姻存续期间的工资作为共同财产分割,二是要求将婚礼费用作为夫妻共同债务分担。

为证清白 亲子鉴定

庭审中,王伟提出了一个让李红难以接受的要求:对孩子王小兵做亲子鉴定。李红称自己难以接受并非因为不敢,而是觉得王伟的这个要求是在羞辱自己。鉴于这是被告的诉讼权利,李红最终同意做鉴定。

经法院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结论为王小兵是王伟亲生。看到鉴定结果后,王伟表示小孩每月花费最多300元,因此,他愿意支付抚养费:每月100元,否则由他抚养小孩。据李律师透露,这项亲子鉴定花费3600元,由王伟支付。

律师答辩

一、孩子究竟该由谁来抚养?

李律师称,由于孩子出生后一直由原告李红独自抚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三条规定:“子女随其生活时间较长,改变生活环境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不利的,长期抚养子女的一方可予以优先考虑”,因此,孩子应该判归李红抚养。 

二、被告有无支付抚养费能力?

李律师认为,王伟在孩子出生后的表现不仅严重违反了《婚姻法》关于“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的规定,甚至可能涉嫌构成遗弃罪。同时,李律师推断,王伟四年前就已入学,现在早该毕业。作为一名30岁(开庭时)的成年人有劳动能力,应该能够正常工作,并取得经济收入。

关于王伟辩称其现在还在靠父母养活的说法,李律师予以反驳:作为30多岁的成年人,尚且需要靠父母养活,那么,1岁多的孩子,更应该靠父母养活。因此,李律师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说,被告更应该履行支付抚养费的义务。

三、抚养费数额该怎么定?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的规定:“子女抚养费的数额,不仅依据被告的收入情况,还要依据小孩的实际生活需要,以及当地的生活水平来决定。”

李律师认为王伟“孩子每月最多花300元”的说法是缺乏生活常识。李律师称,该案中,抚养费支付标准不能仅依据王伟的收入情况,还要考虑上述情况。

法院判决

男方每月支付800元抚养费

经审理,法院判决二人离婚,孩子由李红抚养,王伟除了支付二人分居一年以来李红抚养孩子所花费的一半费用,还需每月支付抚养费800元,直至王小兵18岁成年。

另外,法院认为,在二人夫妻存续期间李红的收入基本都用于抚养孩子,因此,不予支持王伟要求分割此项财产的要求;王伟主张李红共担婚礼所花费的借款的要求也不予认可。

对于这一判决结果,特别是抚养费的数额,李红称大大超出了自己预期,很满意。王伟没有就此判决提出上诉。

律师建议

闪婚要慎重

作为北京市“十佳婚姻家庭法专业律师”,李诗怀律师遇到过多次闪婚又离婚的案例。李律师称,之所以闪婚的离婚率高,是因为双方对彼此都缺乏足够的了解。本案中,李红和王伟刚认识一个月,连对方的脾气秉性都没有摸清楚,就头脑一热结婚,“恋爱过程是双方彼此磨合适应的过程,但闪婚把这一过程省略,直接将婚姻作为二人关系的试金石,太过冒险”,李律师说。 

“不像结婚领个证就可以,离婚还要涉及共同财产、债务的分割,如果生育孩子,离婚会更麻烦”,李律师称,父母往往为了抚养权、抚养费、探视权闹得不可开胶,却忽视了离婚对孩子身心健康的影响,“闪婚有风险,要三思而后行”。(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报记者 张宇J223

名律铁案

本期主讲 李诗怀律师

李诗怀律师来自北京市嘉安律师事务所,在婚姻家庭法律方面,李律师成功代理了一系列婚姻家庭方面的案件,涉及离婚、抚养、赡养、继承、婚后财产纠纷、分家析产等各个领域。此外,李诗怀律师热心公益,兼任了全国妇联法律帮助中心12338值班律师、丰台区妇联普法维权热线值班律师、丰台区家庭矛盾调解团领导小组成员,为当事人在婚姻家庭方面的法律问题答疑解惑。2014年,李诗怀律师被评为北京市“十佳婚姻家庭法专业律师”。

 


上一篇:遗弃患病妻子,丈夫一再起诉离婚未获支持 下一篇:丈夫嫖娼被收容教育,妻子起诉离婚获支持